滾動新聞:多政策為企業“松綁” 破解企業降杠桿難題 福州7月1日起實行新規
當前位置: 邵武新聞網>人文邵武> > 正文

“我和邵武共成長”——三代人的三套房

2019-09-02 10:15:06 來源:   責任編輯:   

□廖道進


上周,我的湖南表哥帶著孫子來和平古鎮旅游,我邀他們來我家做客。表哥進門后說:“房子好寬敞,裝修好時尚,住得好舒服,比你爸媽房子好多了。”表哥的贊嘆,把我的思緒拉回到過去的歲月……

土墻房

兒時記憶里,我家住的是一座泥巴墻的房子。聽父親說,老屋建于上世紀五十年代,是我爺爺四兄弟合建的。上廳四個房間,下廳兩個半間在天井兩側,廳堂共享,四家合住在有著天井的老屋里。我家六口人兩間半房,面積不到二十平米。屋里堆滿雜物顯得逼仄陰暗,房子窗戶小,透光通風性能差,熱天蚊子多。熱天的晚上母親會先用扇子把蚊帳里的蚊子趕掉,然后坐在床上耐心地給我們扇扇子,扇到我們涼了才下床。一會兒又會被熱醒,實在受不了我又會偷偷地把蚊帳掀起來。第二天才發現三兄弟身上都被蚊子咬得青一塊紫一塊。若遇雨天,房間里還會漏雨,被子會被漏濕,母親經常得用臉盆放在床上接水。那些日子貧瘠而溫暖,我們一幫小孩整天在廳堂里嬉戲玩耍,房子里盛滿了兒時的歡笑與記憶。記得母親曾經說過,那年夏季一場罕見的龍卷風,刮倒了多少人家的房屋,卻沒能刮倒我們的家,只是掀翻了屋頂那些破瓦,母親抱著襁褓中的我,藏在桌肚里,躲過一劫。杜甫當年“床頭屋漏無干處,兩腳如麻未斷絕”的境遇,母親感同身受。

磚瓦房

看著我們日漸長大,住房就成了父親的心頭之急,為建新房父母沒日沒夜地忙碌。

1978年改革的東風已吹遍神州大地。我們生產隊分成了三個小組,這年我們組的糧食獲得大豐收,年底分紅十分工分就能分到一塊錢,我家扣除了口糧費,還分回來好幾百塊錢。

80年,父親以1960元的標承包了隊里的瓦窯廠。年底,父親到鎮上買回了自行車一部、手表兩塊、收音機一臺、珊瑚牌14英寸黑白電視機一臺,日子漸漸有了起色。

86年隊里拍賣倉庫,父親以9600元的標買下了100多平米的倉庫,父親臉上有了笑意。為早日把房子蓋好,一家人齊心協力,按照父親的計劃行事,連年租了好多畝地,除種水稻外還制種、種煙葉、甘蔗等,搞起養鴨等養殖業。

89年秋季,父親把泥墻倉庫拆了。泥巴清理干凈后,母親擇日破土動工,父親把隊里所有的勞力都叫來幫忙。數日后,一棟兩層鋼筋水泥樓下水。90年底喬遷新居。宴請賓客時父親高興地說:“我興奮了好久,房子的事曾讓我心力交瘁,如今我有了自己的套間,真的應該好好慶賀一下。現在我們的社會能夠實現耕者有其田,住者有其居,‘安得廣廈千萬間,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’之大同!”

商品房

我高中畢業后在家務農。2007年,我們隨著城市化建設的隊伍來到了城里,我進了福建杜氏木業,妻子在飯瓢廠。起先在兒子就讀的六中附近租了兩間房,因底層濕氣大又不衛生,勉強住了兩年,后來又搬了兩次家。

看到很多人在城里買了新房,想想自己在杜氏上班有了一份穩定的工作及收入,手頭上也有了一點積蓄就有了想買商品房的念頭。2000年的某日,一位老鄉邀我去他家吃飯。一進他家就被其室內裝潢深深地吸引住,三室二廳一廚二衛,雖不敢說裝修得富麗堂皇,但比鄉下的房子好了不知多少倍。看著像鏡子似的地板、現代的家具、時尚的吊頂……回去后便和妻商量,努力打拼爭取兩年內買新房。為此,夫妻倆埋頭苦干。

2012年看了領域、榮域等眾多小區房,對榮域小區房屋的戶型和布局較為滿意。因此,我在榮域小區買了一套10層、三面采光、100多平米的電梯房。2015年正月喬遷新居。從此,我每天的生活從這里開始,每天的夢想在這里升騰。

今年是我國建國70周年,70年來國家的發展是日新月異,人民的生活水平是芝麻開花——節節高。我們一家三代人的三套房,就是我們祖國七十年發展變化的縮影!

這真是:七十日月太匆匆,爺孫三代房不同,一代更比一代好,未來猶在憧憬中!

(作者供職于杜氏木業)


分享到:
?ICP備案:閩ICP備06003652號-3號 閩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備案[20111005]號
?主辦單位:中共邵武市委宣傳部 承辦單位:邵武市網絡新聞中心
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0599-6330982 福建省新聞道德委舉報電話:0591-87275327
投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 聯系電話:0599-6332066
邵武新聞網 版權所有 未經授權,不得轉載或建立鏡像
广东好彩1开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