滾動新聞:多政策為企業“松綁” 破解企業降杠桿難題 福州7月1日起實行新規
當前位置: 邵武新聞網>人文邵武> > 正文

黃立貴傳奇(二)——進軍武夷

2019-10-11 09:03:20 來源:   責任編輯:   

□罡風


4月28日,紅十軍在武夷山溫林關與閩北獨立團余部會合,隨即發起長澗源戰斗。長澗源雖是小村莊,卻是江西進入閩北的要道,又是威脅閩北根據地的一個重要據點。駐守長澗源的是福建土著軍閥盧興邦部一個連,敵人依托路口的大廟改建成堅固的碉堡,周圍挖了壕溝,并將周圍的民房全部拆掉,形成一片無死角的開闊地。

快到長澗源時,天空中飄起了細雨,等到達目的地,天色將暗,雨也停了,大軍趁勢把長澗源包圍得水泄不通。毫無防備的敵軍以為是沒有什么裝備的閩北獨立團殘部,滿不在乎依托壕溝向我軍開槍,等發現是贛東北紅軍主力時才慌忙躲進碉堡里再也不敢出來,只是仗著周邊的開闊地躲在里面打冷槍頑抗。面對碉堡前無死角開闊地的不利地形,我軍派人向里面喊話說:“你們出來吧!繳槍不殺。你們都是被拉壯丁拉來的,家里有年老的父母、有妻子兒女等著你們。你們在這里死了是白死的,只是為了那些大官兒發洋財。你們這樣死一點價值也沒有,快快過來吧……”。但敵軍官拔出手槍威脅士兵說:“誰想通敵,就地槍決!”政治攻勢沒能起到作用。

第二天天亮,我軍派了幾批“敢死隊”向敵人猛撲過去,敵人頓時緊張起來,碉堡里的機槍、步槍接連地響個不停。但終因地勢不利,我軍經過一天一夜的激戰,幾次沖鋒,未將碉堡攻下來,還有些傷亡。而得意忘形的敵人以為度過了危險關頭,甚至竟在里面敲鑼打鼓地自我壯膽,慶祝“勝利”。

面對猖狂的敵人,啃下這塊硬骨頭的任務又落到善打硬仗的黃立貴特務營肩上。夜晚,黃立貴查看地形后決定采取坑道作業,土行孫鉆到敵人碉堡底下去智取。在離碉堡百米外有一戶破屋,黃立貴命令工兵在屋內挖地道,先豎著挖下二米深,然后對準敵人碉堡橫著挖去,挖出來的泥土堆在屋子里,外面一點也看不出什么動靜。一部分戰士依然不時對碉堡打幾槍作掩護,敵人以為我軍無力進攻,仍在碉堡里敲鑼打鼓,自我壯膽。

一夜的緊張挖掘,天剛亮時,我軍已挖到碉堡下面,并將許多引火用的東西,澆上火油點著,頓時,碉堡的后半間彌漫了煙火,敵人慌忙地躲到前半間去。原來敵人用夾墻把碉堡隔成前后兩半間,而我們的土行孫直接鉆到后半間下面點了火。我軍弄清碉堡里的情況后,馬上把前半間也挖通了。一會兒,整個碉堡都是煙霧火焰,敵人再也無處可守了。樓上的敵軍用竹竿系了塊白布伸到外面,同時紛紛把槍支往外丟下來,高聲亂嚷道:“我們投降了!饒命啊!”

頑固的敵連長帶了一部分人沖出門來,可是我軍早準備好一挺機槍在外面等著,敵連長一露頭,機槍立刻響起來,敵連長應聲而倒,跟在他后面的敵軍,嚇得面無人色,有的丟了槍,舉起手,有的跪在地上喊饒命。

長澗源戰斗結束后,部隊經過了3天的休整,5月3日乘勝直趨距崇安城僅10多華里國民黨重兵把守的赤石街。

赤石街面溪背山,是福建名茶——武夷巖茶的集散地,九個碼頭沿溪分布,象九只龍頭,吞吐著前來赤石街交易的茶葉、大米、筍干、木材、紙張等武夷特產,赤石也因此而成為崇陽溪畔的重鎮。每年巖茶一上市,赤石街擠滿了來自各地的巖茶茶商,四月底五月初正是春茶上市交易時節,商賈云集。方志敏決定利用這一時機在此為部隊籌集軍餉。赤石守敵除臨崇陽溪筑起了兩丈高的圍墻外,周圍還有八個碉堡,敵軍守在山頭上,工事很堅固。把守赤石的是國民黨福建海軍陸戰隊林秉周旅一個團,憑借堅固的工事,以縣城駐軍為后盾,負隅頑抗。

方志敏已有意將黃立貴的特務營留在閩北,特意安排特務營與原閩北紅軍共同阻擊崇安城敵人援軍,以利于兩軍磨合,讓黃立貴獨當一面,承擔起重建閩北紅軍的重任。

接受阻擊崇安城敵軍任務后,黃立貴迅速召集特務營和閩北紅軍,也進行了一次戰前動員,黃立貴站在一塊凸起的巖石上,目光巡視著列隊的戰士:“同志們,方政委已親臨赤石一線指揮,相信赤石很快就會被我強大的紅軍戰士攻克,但崇安城的敵人不會坐視赤石敵軍的滅亡,為了不使進攻赤石的我軍腹背受敵,關鍵就看我們能不能堵住崇安敵人的援軍。這一光榮的任務現在落在我們的肩上,同志們有沒有信心不放敵人一兵一卒過去?”“有!紅軍必勝!”在響亮的回答聲中,黃立貴率隊向崇安出發。

約在凌晨3點鐘,紅十軍的前衛團到達赤石街,與守敵遭遇,戰斗打響了。在高亢的前進號中,戰士們向前猛沖,激戰3個小時,雖然消滅了大批敵人,但殘敵縮回碉堡憑借堅固的工事固守不出,紅軍戰士也傷亡70多人,仍未攻克赤石。

天剛剛亮,崇安城內國民黨守軍聞訊立即出動增援。黃立貴將特務營埋伏在敵軍行進途中正面的山包上,閩北紅軍埋伏在側翼的峭壁上,山腳狹窄的山路上設下重重路障。透過晨霧,只見敵人呈一條長龍蜿蜒行進,前軍到達路障處被迫停下,后軍不明情況繼續向前涌動,隊形在路障前一下亂成一團。正當敵軍一指揮官向前了解情況時,黃立貴一聲令下,埋伏于正面阻擊的特務營槍聲齊響,向前的敵軍官當場斃命,正在拆除路障的敵軍扔下路障沒命向后潰逃,與后面的敵軍撞成一堆。驚魂未定的敵軍在軍官的督戰下剛重新開始整隊,卻正好暴露在埋伏于側翼峭壁上我閩北紅軍的槍口下,一陣密集的子彈和手榴彈從峭壁上傾瀉而下,打的敵軍哭爹叫娘。摸不清到底有多少伏兵的敵軍,再也顧不得隊形,調轉身子向崇安城逃去。黃立貴率特務營從山包上猛沖而下,閩北紅軍從峭壁上層層截擊,除一部分逃得快的,擁擠在狹長路上無處逃生的敵兵只好跪在地上繳械投降。黃立貴命令將俘虜押往赤石,交給方志敏處理,自己帶隊重新布置好路障防止敵軍再次增援。

而這時赤石敵軍聽到遠處的槍聲,大叫“援兵來了”,打起精神從碉堡里往外沖,受到紅十軍迎頭痛擊后又縮了回去準備固守待援。一會兒,遠處的槍聲停了,敵人從碉堡里瞭望半天也不見援軍到來,卻看到紅軍押著一隊又一隊的俘虜到了碉堡外圍。幾個俘虜兵頭目舉著紙糊的喇叭朝碉堡喊話:“我們是從崇安來的,都被擊潰了,沒有援軍了,兄弟們快投降吧!紅軍優待俘虜!”。5月4日,赤石街守軍殘部確定援軍潰敗,軍心動搖,心無斗志,在方志敏的猛攻下,趁夜匆忙渡過崇陽溪撤退。此戰,紅軍殲敵八百多人,繳獲槍支700余枝,子彈3萬多發,沒收地主豪紳銀元10多萬元,黃金2000余兩,大大補充了紅軍的給養。

當天,紅十軍直逼崇安城下,但由于紅軍在赤石戰斗中傷亡較大,對城內敵情又不甚清楚,傍晚攻城戰斗中,第八十二團政委犧牲,遂撤回坑口。 (待續)


分享到:
?ICP備案:閩ICP備06003652號-3號 閩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備案[20111005]號
?主辦單位:中共邵武市委宣傳部 承辦單位:邵武市網絡新聞中心
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0599-6330982 福建省新聞道德委舉報電話:0591-87275327
投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 聯系電話:0599-6332066
邵武新聞網 版權所有 未經授權,不得轉載或建立鏡像
广东好彩1开奖